冥想一个月,我开始看到大脑的「底层逻辑」

二月读完《清醒地活》和《臣服实验》,我理解了冥想,也明白了这件事的厉害之处。

二月读完《清醒地活》和《臣服实验》,我理解了冥想,也明白了这件事的厉害之处。

一年前,我完全不懂冥想

在湾区,几乎每周都能听到几次「冥想」这个词。因为好奇,一年前我也买了某 App 一整年的会员。语音引导告诉我去观察每个想法的出现和消失,再去观察到底是谁在想他们。我的想法不是我的,难道还有别人吗?我越听越困惑,两周后便放弃了。

我问一位去闭关的朋友:我尝试了,但为什么感觉不到任何效果?答曰,这就像健身,得坚持练一段时间才行。

这个答案对我的激励不大。当时我的工作压力不算大,睡眠质量蛮高,长时间集中注意力也毫无问题。我只能安慰自己,也许现在我并不需要冥想。

不过,工作的压力最终还是突破了阈值。去年我裸辞了,一开始自由地游山玩水,几个月过去,现金枯竭的那天越来愈近,我也越来越焦虑。

上个月,我正在挣扎要不要回到全职工作,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有人跟我提过两本书:The Untethered Soul 《清醒地活》和 The Surrender Experiment 《臣服实验》。书名听上去正像我问题的答案。

结果,这两本书把我带进了冥想的世界。

图片

冥想到底要做什么?

第一次尝试冥想的时候,我并不明白自己需要做什么,为什么做。《清醒地活》 The Untethered Soul 给了我一个可以理解的答案。

看电影时,如果情节足够吸引人,我们会完全沉浸到情节里,从而忘记自己坐在漆黑的电影院里。这是如果有人在旁边咳嗽几声,也能把我们暂时拉出来。

人生就像一部五维电影,除了声音、颜色,还有可以自由游走的空间,更加上了思维和情绪。因为所有的感官都被占据,我们会全心全意地沉浸在电影里,几乎无法意识到独立于电影而存在的自己。

冥想通过清空大脑和思绪,让我感受到了一个剥离了情节、思维和情绪的自己。原来,我的意识并不是电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我甚至可以跳出来,去选择全新的情节。

以前,写作给过我类似的体验。我用笔追问自己为什么要做某事,落笔时,曾经的想法和感受开始从自我的中心剥离,在纸面独立于我存在,而我也得以一个旁观者观察自己。这好比先把自己曾经的感受拍成电影,然后再作为一个观众坐进电影院。

不过,复杂的事情动辄需要写好几天,追问的过程也可能十分痛苦。相比之下,冥想一两周以后,我就可以时不时切换电影内外了,这大幅提高了我觉察的效率。

图片

怎么冥想?

The Untethered Soul 用了许多比喻去解释自我如何给自己设限,又如何通过冥想等方式打破这些限制。但看完我仍然不确定应该怎么做。

The Surrender Experiment 则讲了作者的亲身经历。第一章,年轻的迈克意识到脑子里总有一个恼人的室友,患得患失,反复无常(可以把这个室友理解成当下的情绪)。他尝试的第一个方法,是在呼气时发出沉稳的 Muuu 声,如此一来,脑子里的声音就听不见了。读到这里,我试了一下,果然也静了下来。

随后,他详细描述了在树下盘腿冥想的一次经历,手如何感受到能量的流动,甚至听到了高于自己的声音。

于是我也试了试。虽然没有听到神秘的声音,但是在清空头脑和保持深入呼吸一段时间后,双手的确感到了一股暖流,相叠的两只手仿佛连成一体。因为暖意太舒适,我忘记了时间的流逝。甚至最后分开双手的时候,还有依依不舍的感觉。

原来以前我无法坚持冥想,是因为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。每次用第二种冥想方式之后,手脚温暖,全身放松得像刚晒过的棉被。这种舒适感让我不知不觉就坚持了一个多月,直到现在。

看清自己

冥想两周以后,我发现自己获得了一种新的能力:从前不假思索的行为,现在仿佛清晰地像机器的锁链一样,在我眼前慢动作一环环发生。

我开始注意到之前从未深究过的各种行为:画完画就发到社交网络上,特别期望看到别人点赞,得不到的时候告诉自己要画得更多更好;交谈中,对方在分享自己的观点,我忙着在脑海中搜刮自己能接上的话头;想到钱就有很多无名恐惧,仿佛无论多少都不够;为了写出符合逻辑或者看上去有用的东西,试图添加让自己看起来更可信的说辞,反而忽视了真实的叙事……

第九章 Singer 想象了一个身上长了刺的人,只要被人碰到就会很不舒服。为了避免痛苦,这个人发明了各式各样的生活方式来避免睡觉翻身碰到刺、出门散步碰到刺、与恋人拥抱碰到刺……虽然看上去并没有解决真正的问题,这个人发明的方法却很有效。他甚至可以向大家兜售,从而赚得盆满钵满。

以前,我也从未把这些思路当作「问题」。这不过是「我」为人处事的方式,而且他们也不全然是坏的呀:想要得到认可,我就有了更强的动力;随时能接上对方的话头,社交会更顺畅;恐惧没钱就多赚一点,反正没坏处;想要写作看上去更可信则更无可厚非了,大家不都这么做么?

但我能隐隐感受到这其中别扭的地方,例如自己其实并不真想为了流量写文章,也不想去赚让自己焦虑的钱。这些所谓的动力,更多是出于对于某些事情的恐惧,而不是平稳、内发的力量。

第十三章 Far, far beyond 里,Singer 终于回答了我一开始的问题。人可以选择顺从这些来源于恐惧的所谓「动力」,呆在安全区里,努力让生活变成自己不会惧怕的样子。或者,我们可以超越这些限制。每次接近安全区边界的时候,试着把脚趾头探出去一点点。慢慢我们会发现,世界其实是无限的。不给自己设限,我们能获得完全的自由。《臣服实验》里,Singer 在用自己一生的故事在讲超越恐惧这个道理。

改造自己

《原则》里,Ray Dalio 说认识自己的弱点非常重要,可光是看到「弱点」两个字我已经进入到防御状态了。暗地里我希望自己没有弱点,虽然这一点不太现实。

冥想以后,首先我能够把自己作为「客体」,因此更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弱点。例如上面罗列的一大串行为,其实都是因为我渴望外界的认同。

其次,冥想让我意识到这些弱点并不是「我」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这给了我改变的信心。紧张防御不见了,我像一个局外人,好奇而平静地帮自己寻找解决方法。

表面上,我想要更高的阅读量,更多的赞。但回想起来,每每有了想法或者半成品,与三两熟人的深入交流,远比一百个没有面孔的数据点更令我满足。

另一部分,是因为辞职后我独自在尝试各种媒介,而且热切地想要看到自己的进步,数字正好提供了一个直观的反馈。但仔细想想,这种反馈十分低效的,因为它并不能告诉我怎么做才能提高。相反,一个好的导师或者几个同伴,能够给我信息量大得多的建议。

一番分析之后,我真的放下了对数字的关心。我也开始看到,在起步阶段,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,为什么做,比追求快速的成就要重要得多。

冥想这件事,我还会继续做下去。期待未来某一天,我的本心会越来越清晰。

Leave a Reply